【專訪】5 月號潮流新聲「AuZTIN 吳昱廷」:在偶像和音樂人之間擺盪,不變的是「不甘於不創作」的任性

【專訪】5 月號潮流新聲「AuZTIN 吳昱廷」:在偶像和音樂人之間擺盪,不變的是「不甘於不創作」的任性
圓仔邦尼
圓仔邦尼
從選秀節目《原子少年》發跡,在團隊裡擔任創作主幹與饒舌擔當的「AuZTIN 吳昱廷」,以「U:NUS」的身份出道後也持續釋放他豐沛的音樂能量,促使 U:NUS 成為新生代男團中唯一的全創作團體,同時也發表了個人作品〈里昂〉,以新人之姿在社群與串流平台創下十分優異的成績,本月潮流新聲讓我們一起來看看屬於吳昱廷的創作軌跡。

不甘於不創作,從黑白琴鍵走上嘻哈舞台

吳昱廷最亮眼的個人特色之一,就是擁有英國皇家鋼琴檢定 8 級的古典音樂實力,他的音樂旅程始於四歲,當時家樓下有一間鋼琴教室,姊姊先開始學鋼琴,吳昱廷在媽媽的循循善誘下也跟著學了起來,讓吳昱廷對鋼琴的熱愛逐漸增長,媽媽的嚴格要求也在某種程度上鞏固了他的音樂基礎。不過對比現在吳昱廷多元的創作風格,他是如何從古典音樂一路發展到現在的流行曲風呢?「小時候練琴的時候需要照著譜彈,有時候覺得譜真的寫得不是很好聽,因為那是幾個世紀前的音樂家嘛,所以我就會跟老師說這樣彈比較好聽,那時候還沒有想到要當歌手,就只是純鋼琴的創作,但老師也有發現我對這部份蠻有興趣的。我覺得古典就只是我接觸音樂的管道之一,加上以前練古典的時候我自己喜歡的曲子也比較偏向蕭邦、李斯特這類浪漫時期的鋼琴家,比較不像巴洛克時期的音樂會把拍子定這麼死。」可見吳昱廷自由奔放的靈魂早在小時候已可窺知一二。

雖然參加了男團選秀節目,不過吳昱廷仍保持他「不甘於不創作」的性格,甚至在比賽初期 天王星跟評審老師周湯豪合作〈TURN UP〉時,他就洋洋灑灑寫了一大篇饒舌歌詞,讓周湯豪笑說他根本在當自己的歌創作。其實是因為節目一開始標榜天王星是「嘻哈偶像男團」,不過吳昱廷認為唱別人寫的詞曲是一件很不嘻哈的事情,為了能真實符合節目給他們的稱號,他決定要將創作融入在每一次的演出以及所有的音樂作品中,以徹底展現嘻哈的精神。

涉獵多元樂風,打破偶像窠臼

時間回到吳昱廷五歲那年,在爸爸的車上第一次聽到周杰倫的〈夜曲〉,對當時的他來說怎麼會有華語歌可以碎碎念這麼快,既特別又好聽,被吳昱廷視為神曲,從此開始追隨周杰倫的音樂作品。大概到小學五六年級,因為跟班上一位暗戀的女生聊天,女孩說她也喜歡饒舌樂,讓吳昱廷暗自竊喜地認為兩人頻率應該很合,結果對方說她平常都在聽阿姆(Eminem),當時完全沒有接觸過西洋嘻哈的吳昱廷為了跟喜歡的女孩有共同話題,緊急惡補阿姆的音樂,於是從阿姆跟蕾哈娜(Rihanna)合作的〈Love The Way You Lie〉正式踏入國外饒舌圈的坑。時間繼續推進到國中時期,班上同學開始跟他分享 MC HotDog、頑童 Mj116 等台灣饒舌歌手,又打開了吳昱廷看待饒舌的另一種視界。這一路從華流聽到國外嘻哈,再繞回來挖掘台饒音樂,似乎也解釋了現在大家聽到吳昱廷的創作風格為什麼能如此不設限。

雖然現在在偶像團體中加入嘻哈元素蔚為風潮,不過 U:NUS 並不是為了順應主流才往嘻哈的方向前進,吳昱廷觀察到,U:NUS 四人很喜歡的韓國團體 BIGBANG 之所以成功,是因為他們將當時國外最流行的曲風帶進男團的世界裡,因此他希望效法的是 BIGBANG 將新曲風融入男團音樂的大膽嘗試,打破大眾對於偶像的想像,才是現階段 U:NUS 的音樂希望呈現的樣貌。

一封改變一生的罐頭訊息

雖然從小就跟音樂密不可分,不過吳昱廷其實到了高中三年級才開始真正認真唱歌,當時他擔任學校畢業歌的編曲,偶然在畢業歌裡牛刀小試了一下,卻也獲得了不錯的迴響。「我其實以前挺自卑的,我自認長得不夠帥、聲音也沒有特別好聽,但我又很喜歡表演,就有點衝突,所以我真的蠻確定想當歌手其實是進去《原子少年》之後。」原本對自己不太自信的吳昱廷只想當一名製作人,直到收到選秀節目私訊邀請參加節目,才下定決心試試看往幕前走去。但吳昱廷也偷偷透露,第一次收到節目邀請的當下讓他非常感動,還想著自己的努力終於被看見了!結果後來才發現那則邀請應該是廣發的罐頭訊息,讓他哭笑不得。

現在吳昱廷已經可以從詞曲創作到編曲製作獨立完成一整首歌,啟發他開始接觸製作的是美國知名嘻哈製作人 Metro Boomin,包含 Drake、The Weeknd 都是他合作的對象,吳昱廷發現他是從 beat maker 起家,於是開始鑽研他在網路上教大家做 beat 的影片,再與自己學習古典的樂理基礎融會貫通,才在摸索中對音樂製作逐漸上手,同時他也認真研究怎麼樣的詞曲會比較能讓聽眾記得,「好聽的副歌它會有一些元素,譬如一定要有重複性、歌詞不能太饒口或太瑣碎,還有一些段落上的安排與設計。」於是靠著無師自通的本領,吳昱廷領悟出了一套屬於自己寫歌的邏輯,他明白要讓音樂作品成功,不僅需要創意,還需要迎合市場的口味和需求,因此不斷聽取和學習大眾流行音樂,從中吸取經驗以改進自己的創作,而〈里昂〉就是一首成功被歌迷牢牢記得的歌。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吳昱廷 AuZTIN(@yut1ng_530)分享的貼文

從終極追殺令看見愛情最美好的模樣

吳昱廷將〈里昂〉描述為「理想中愛情最美好的樣子」,歌詞從一數到九十,表達了那份希望能夠找到理想伴侶、一起度過漫長人生的渴望,他提到,很多人希望從年輕一直到九十歲都能找到那個最愛的人並廝守終生,然而現實中的愛情並不總是美好,關係中總會出現爭吵和激情的減退,但是真正美好的愛情應該是每個年齡階段都能保持新鮮和浪漫,雖然可能聽起來是一種烏托邦,但正是這份對完美愛情的嚮往,促使他完成了這首浪漫的創作。

〈里昂〉的歌名靈感其實來自電影《終極追殺令》(Léon: The Professional),吳昱廷對這部電影有著深厚的感觸,他提到電影中一幕感人的場景:「Leon 抱著一個盆栽,意味著他沒有歸屬,直到他遇到小女孩 Matilda 時,他說『You are my root』。」這種對歸屬感的追求和愛情的描繪讓他十分動容。此外,吳昱廷也推薦了 Richard Linklater 導演的《愛在三部曲》(The Before Trilogy),他認為這系列的作品真實地描繪了愛情的美好與現實的殘酷,被他列為人生必看的電影。




雙向奔赴的關係,讓一切有了意義

在吳昱廷的充滿態度的歌詞中常會看見「要讓爸爸媽媽驕傲」之類的字句,可以看出「家」其實就是他的「根」,小學五六年級時他曾告訴媽媽自己長大要當一名鋼琴家,結果媽媽卻說:「可是鋼琴家都要從小就念音樂班,你現在來不及念音樂班,可能會跟人家落差很大哦。」他知道媽媽並不是在阻止他的夢想,而是告訴他現實層面的考量,讓他自己做決定,但無論最終吳昱廷的選擇是什麼,他們都會全力支持,只希望自己的孩子不要有遺憾。現在的吳昱廷正走在自己選擇的音樂路上,家人偶爾會提醒他上節目不要駝背、講話要講清楚⋯⋯等等細瑣又溫馨的叨絮,讓他覺得有這般監督者的角色存在著是十分幸福的事情,問及父母是否會擔心他剛出道的生計狀況呢?他笑說:「反正我的歌都自己寫的,再怎麼樣我還可以賺版稅嘛!」


吳昱廷在創作過程中也時常與歌迷保持緊密的連結,「我覺得我們有一個蠻好的默契,他們真的喜歡我的音樂,我也因為有他們的喜歡感到我做這些事情有意義。」這樣「雙向奔赴」的關係讓他倍感鼓舞,在〈里昂〉上架前,他和歌迷一起努力完成了〈里昂〉reels 百萬觀看的目標,近期甚至創下連續一個月在 KKBOX 每天開台一起聽與歌迷互動的紀錄,這樣驚人的毅力讓人感受到他對每一首作品以及每一位歌迷的重視。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吳昱廷 AuZTIN(@yut1ng_530)分享的貼文


在偶像和音樂人之間,選擇了抓住夢想

作為一名會自己創作的偶像男團成員,吳昱廷對「偶像」一詞有自己獨特的見解。他認為偶像並不是一個職業,而是一種現象。「任何人都有機會變成誰誰誰的偶像,就像我進這個圈子以前,也不認為周杰倫是偶像,而是音樂人。」在他看來,偶像和普通的音樂人之間並沒有本質的區別,他們同樣都在創作音樂並與粉絲建立連結。然而在「偶像」與「創作歌手」之間模糊的定位也讓吳昱廷對自我產生懷疑,「我之前一直想要轉發一部電影的台詞,它叫《幸福綠皮書》(Green Book),電影中有一段台詞是『如果我不夠黑,但我也不夠白,而我又不夠像男人,那麼你告訴我,我到底是誰?』你要說我是偶像,我也不是最帥的,你要說我做音樂,可是很多音樂人也覺得我是偶像,常常我自己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即使懷抱著這份徬徨,吳昱廷還是十分珍惜現在擁有的機會和舞台,除了有滿滿的創作迫不及待想讓大家聽到之外,也如火如荼地在準備 U:NUS 八月份在台中的演唱會,「我最不希望的是以後跟我的孩子說,『爸爸以前有機會變成超級巨星』,結果他問『為什麼沒有?』所以我覺得我真的超級幸運,節目給了我一個機會,然後我抓住了這個機會,無論我是想要做製作人還是當偶像,我現在都正在往小時候夢想成為的樣子前進。」

(照片來源:滾石唱片、AuZTIN吳昱廷 IG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昱廷 AuZTIN(@yut1ng_530)分享的貼文




圓仔邦尼
圓仔邦尼

延伸推薦專輯

最新文章列表

    share to facebook share to facebook share to facebook share

    使用 Ctrl + C 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