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住廣東歌遊香港-灣仔篇

過路人

聽歌遊香港系列的第二回,與大家走走港島的灣仔區。作為不少人的返工之地,在大家營營役役的生活裡,可曾在步回辦公室途中,或是在午飯閒逛的時候,停半分鐘,聽一闕歌,留意到有不少粵語流行曲,都是以灣仔周邊的風景作為主題?

提起灣仔,甚至港島,最容易教人聯想起的,相信也是電車。笑聲笑聲,滿載叮叮,繁忙時間擠滿上班、回家的打工仔女,悠閒假日載著倚在窗邊看街景的乘客,電車服務港人過百年,絕對是港島區的重要交通工具。

「陪我坐叮叮/聽叮叮聲/走進獨特城/充滿獨特性」(容祖兒feat.林海峰〈黃昏點唱機〉)

「星街中看見你天天都帶本小說同樣搭上車去」(薛凱琪〈叮叮車〉)

「下個彎有站/前面尚有燦爛/舊了的鐵閘/沿路視察/每日變化」(C AllStar〈我們的電車上〉)

舊區重建,環境亦隨時代改變,然而有些情懷仍然未變。偶爾放慢步伐,坐在電車上細看沿途風景,或者會看到這個城市仍然有她可愛之處。

描寫灣仔區地標而最為人熟悉的流行曲,大概也是謝安琪的〈囍帖街〉。以情歌包裝保育的主題,表達對囍帖街前身「利東街」被清拆的惋惜,也不禁令人回想,隨著時代的不斷發展,在種種號稱「進步」的同時,又有多少舊事舊物能被保留,傳承給下一代生活在這城的人呢?

一般來說的灣仔區,包括銅鑼灣、大坑、跑馬地和灣仔四個分區,而談到銅鑼灣的地標,其中之一肯定是時代廣場。李克勤及許志安也曾先後有歌曲以此商場命名。

「來年一家幾口/假日同遊美食廣場/笑亦有淚勾起回想」(李克勤〈時代廣場〉)

「多灰暗的一生留下一點足印/微微暖意在時代生」(許志安〈時代廣場〉)

雖然這兩首歌曲,都是藉廣場之名比喻時代變化,但著墨的角度卻不盡相同。前者說的,是一種年少情懷已逝的唏噓,再臨廣場,站在身旁的人,亦非當時那位初戀對象;後者說的,卻是身於大時代裡的每個個體,在廣場前方交織而成的故事。

同樣藉時代廣場來作比喻,將物是人非演繹得更為傳神的,不得不提陳奕迅的〈黃金時代〉,歌詞歌名,除了比喻「時代」,還包括了銅鑼灣的另一地標 - 「黃金廣場外分手,在時代門外再聚」。

「你和誰結伴前來/是否比我精彩?」商場門外人來人往,彷彿在默默見證一對對的戀人,結合、分開、再結合,他她他的愛情故事,互相交疊。

說到銅鑼灣的商場,曾經在香港盛極一時的「大丸百貨」也值得一提。雖然這間日式百貨公司已於1998年結業,但就算沒曾親身到訪過「大丸」,都總會聽過Twins唱的「站在大丸前/細心看看我的路」(〈下一站天后〉)。

事實上,目前仍有部分紅色公共小巴的牌布,會顯示「灣仔大丸」作為目的地,而「大丸」的所在地,正是那對「面上帶點顧昐自豪」的愛侶身處的百德新街,現時原址亦已也翻身成為另一個大型的商場。

其實在銅鑼灣被稱作「銅鑼灣」之前,該地常用的地名是叫「東角」,在一百年前的香港,意指維多利亞城以東的海角,現在的「東角道」也是由此得名。

在這條街的行人專用區,也有不少街頭藝術者在此表演過,曾經推出專輯〈東角遊民〉的羅啟聰,就是其中之一,這裡更是他音樂生涯的起點,同名歌曲〈東角遊民〉,正是描述街頭音樂表演者的夢想生活方式。

另一位歌手陳詩慧,也有首以此為題材的〈東角駅〉。只說歌名,未必能馬上聯想得起,但若說它是劇集《選戰》插曲〈I'll be There〉的中文版,或許大家會更有印象。

最後,也不得不提在五十年代開始啟用的維園。地理上,維園跟灣仔站有段距離,但在區議會的分區,它卻被劃分在灣仔區的範圍。這些年來,維園對香港人都有種特別意義,除了因為年宵市場每年在此舉行外,是否如黃耀明主唱的〈下落不明〉,這幾句歌詞「維園之中/那燭光下/那一臉憤慨/風化失去」所說那般,心領神會。

即聽歌單,跟廣東歌重遊灣仔

過路人

最新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