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專訪 / 林奕匡《Finding Charlie》 對岸重讀音樂興趣 譜出流行佳作

本地 焦點 專訪
岶廷

走過高山低谷,當大眾都成為他的知音,不必再問有誰共嗚,也許是時候去尋找初心。林奕匡 Phil 的最新創作大碟《Finding Charlie》以尋找初心為主題,到美國深造音樂,學成歸來的他在音樂上以新面貌去見大家,確有令人耳目一新之感。

新碟命名 歸因於兒時接觸音樂

新碟命名《Finding Charlie》,來自他年輕時玩音樂時聽殿堂級樂手 Charlie Parker 的音樂,從中得到的啓發音 - 音樂是可以自由發揮。而這次,他更在前往美國進修,回來用創新的角度去做音樂,不僅對入行已好大段時間的他來說有新衝擊,對樂迷來說也是福氣。

新碟走Groovy風格 Phil笑言:「幸好不是我填詞」

整張專輯風格多元同時又統一,歌曲都是充滿律動和節奏感。最讓人好奇的是,九聲六調的粵語一向予人發音較難,唱廣東歌扭音限制很多、很難,當廣東詞放在這種律動性強的音樂,可如唱英文歌那樣處理嗎?又如何取得平衡?「演繹一些節奏感強的歌,不可以太生硬是真的,有時我們會加一些英文,或者 『嗚』、『呀』,或用其他東西代替,因為始終節奏感強的歌有好多腔調,不能有太多有限制性的東西,令件事沒那麼順暢。幸好不是我作詞(笑)。」

Phil 續說,為他這些歌填詞,對作詞人來說都有點辛苦,有些字可以變音,有些字得少量的空間作變化。監製也可能會提示,有些字要唱平直一點,有些位置可以有變化,有些則不能。說到尾,流行曲是一門當代藝術,咬得太緊,效果也未必好,怎麼樣也要視乎歌者唱時,有沒有投入感情,一切都靠守門人 - 歌曲監製的耳朵去定奪。

雖才華廣受認同 Phil仍尋進步空間 

創作才華早已被樂迷廣甚認同的Phil,原來認為自己寫歌技術上還有所不及:「好耐之前我已經察覺到我的旋律好主流(編按:穩穩陣陣的意思)⋯⋯那個時候我會熟悉到,不需要靠近鋼琴就可以完成一首歌,但色彩上就會欠缺一點。」Phil 續說,進修樂理後,創作時變化更多,令歌曲色彩更豐富。

Phil 覺得有趣的是,他在美國那邊認識的新朋友,大家都不聽新的歌,反而留意以前一點的作品,如 Steve Wonder 或 Michael Jackson。想一想這也正常,因為現代的歌旋律太簡單,比較著重編曲、律動和節奏。想學習寫旋律必然是研究旋律性強的作品,很多都是年代久遠的流行曲。「Beatles!我發覺很多歌,例如〈Yesterday〉,原來很多東西在裡面,很多色彩 。」從 Phil 開心分享的笑容中,肯定了《Finding Charlie》中的作品跟以前有種種不一樣。

專輯反映生活 盼歌曲引起反思

回到專輯本身,Phil 在專輯中的題材多元,好多都是反映現代社會生活中的議題,以音樂帶出主題,Phil著大家都可以多一點思考。「〈買不到的快樂〉這首歌,表面上好簡單,背後其實多一個意思。〈買〉不單是買不到,反而是要(我們)送出去,才找得到。我那天和一位朋友,他很開心收到很多禮物,但他捨不得掉,因為全部也不想浪費,但當空間都沒有的時候,他變得很苦惱,租也不便宜。有一天,他把所有的禮物都送給別人,房間反而可以用來做運動,同時間又可以給身邊的朋友很多東西。這個就是〈買不到的快樂〉背後本身的故事。」斷捨離,換來就是這份快樂。

關於〈重讀興趣班〉,Phil 認為,人在不同階段要有不同興趣。「當你退休後,當工作不是你的首位,當你不是要每日工作,突然多了那麼多時間,那你要做什麼?」可能是學一種語言,可能想去旅遊,都可以。最重要的,是仍有一顆想追求和熱誠的心;〈大寂寞時代〉說的則是講科技進步中人與人之間的疏離。

《Finding Charlie》中 Phil 與創作團隊的銳意突破「好人」誠懇創作小生的小品形象,也去反映更多當代社會不同狀況,願大家都感受到專輯中的滿滿誠意。

與許靖韻Angela合唱〈物之哀〉

訪問期間,Phil更與在〈別為我好 (我未夠好版)〉合作的許靖韻Angela,即場合唱〈物之哀〉的合唱版。二人經過〈別為我好(我未夠好版)〉合作後,在合唱時顯得更有默契,令人期待他們日後的其他合作。

即聽《Finding Charlie》,跟住Phil的旋律反思人生

岶廷

只想不斷與音樂發生關係。

延伸推薦專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