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所谓

Lyricist: 信    Composer: 陳奐仁



尼古丁在散步 苦涩的 红酒停不住
往前走一步 这高度刚好能结束

太阳升起的刺眼 在仰望纯净瞬间
这一刻我真想飞 最好像风筝断了线

原来渴望是飞翔的力量 能代替渐渐凋零的翅膀
在航线灰暗的路上 奢望著耀眼的光

降落在百度 淹没在滑鼠的国度
没什么态度 还有什么歌能救赎
我变成了生鱼片 只剩芥末能发威
或许还有辐射线 能残留千年再出现

就这样湿润的滑进身体 赤裸的抚慰你每吋神经
我的翻滚你的喘息 这完美的对手戏

很浓又很淡 这天空蓝的好看
我用英文出场加一个空翻 留下最后身段 离开

原来渴望是飞翔的力量 能代替渐渐凋零的翅膀
在航线灰暗的路上 奢望著耀眼的光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只要有光我就还没腐烂
在航线灰暗的路上 寻找著耀眼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