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Composer:


罪与罚操纵著我 背负了沉重的枷锁
哪里能找到出口
失衡的天枰 有谁了解 我们全淹没在这无情世界中
无论多努力想漂白 是否只能交给别人来定夺
冷酷与无情眼神 如刀般刺穿了我 如何逃脱
双手麻痺著 用力挣脱徒劳无功
只能笑著看清这一切 淹没在虚无
无形的高墙 隔绝 人性脆弱自我
无力压抑心头 究竟怎么解脱
我曾深信著 那些话语化为梦幻泡影
陷入了螺旋 迷失自我
你我交错在漆黑街道
感觉这一切将回归成灰烬
清晨下了场奇怪的雨 像你肮脏的血液重击著
罪恶与过错 控制著意识
你我明白这血色将至
Let the suffering and sorrow no more
I saw the red moon shine on you, engulfed your frailness.
自我毁灭像是一首美丽的交响乐 点缀这扭曲葬礼
终究到最后 抽象幻觉 刺破所有真实
微笑看著 你结束自己的生命
那些束缚仿佛已经解脱
无人交错在淋湿街道
雨水冲去了所有哀伤
这一刻 时间冻结
现实与幻觉的区别 仿佛在这一瞬间瓦解
驱使这 世界齿轮
不再转动

A Torqued Ritual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Composer:


罪与罚操纵著我 背负了沉重的枷锁
哪里能找到出口
失衡的天枰 有谁了解 我们全淹没在这无情世界中
无论多努力想漂白 是否只能交给别人来定夺
冷酷与无情眼神 如刀般刺穿了我 如何逃脱
双手麻痺著 用力挣脱徒劳无功
只能笑著看清这一切 淹没在虚无
无形的高墙 隔绝 人性脆弱自我
无力压抑心头 究竟怎么解脱
我曾深信著 那些话语化为梦幻泡影
陷入了螺旋 迷失自我
你我交错在漆黑街道
感觉这一切将回归成灰烬
清晨下了场奇怪的雨 像你肮脏的血液重击著
罪恶与过错 控制著意识
你我明白这血色将至
Let the suffering and sorrow no more
I saw the red moon shine on you, engulfed your frailness.
自我毁灭像是一首美丽的交响乐 点缀这扭曲葬礼
终究到最后 抽象幻觉 刺破所有真实
微笑看著 你结束自己的生命
那些束缚仿佛已经解脱
无人交错在淋湿街道
雨水冲去了所有哀伤
这一刻 时间冻结
现实与幻觉的区别 仿佛在这一瞬间瓦解
驱使这 世界齿轮
不再转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