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Composer: John Laudon




踏著破鞋 是每步一拐一拐 道别花花世界
就像战败 但我不再想拖拉 转身亦不需尴尬

释怀 没有衣锦只有负债 都可慰解
缅怀 是这声音亲切问我可 回来吗

能回家 最好 躺于我的被铺
一一细数这回忆的沿途 甜和甘苦的都好
能回家 最好 躺于我的领土
再大烦恼 溶入花洒的泡泡 餐台梳化也共舞

挤迫的街 步履就像是选择 那个跌倒不见怪
不知好歹 在刺激里找天阶 但望落却是悬崖


失败 就算仿佛遭世俗淘汰 回来吗

能回家 最好 躺于我的被铺
一一细数这回忆的沿途 甜和甘苦的都好
能回家 最好 躺于我的领土
再大烦恼 溶入花洒的泡泡 情谊亦也可修补
仍旧可紧拥抱你 从头共你 尽情倾诉

能回家 最好 躺于我的被铺
一一细数从回忆的沿途 甜和甘苦的都好
能回家 最好 这宝贵的领土
再闷烦都好 溶入花洒的泡泡 壁纸天花 也共舞

换下破鞋 让我慢慢踏出新世界


回家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Composer: John Laudon




踏著破鞋 是每步一拐一拐 道别花花世界
就像战败 但我不再想拖拉 转身亦不需尴尬

释怀 没有衣锦只有负债 都可慰解
缅怀 是这声音亲切问我可 回来吗

能回家 最好 躺于我的被铺
一一细数这回忆的沿途 甜和甘苦的都好
能回家 最好 躺于我的领土
再大烦恼 溶入花洒的泡泡 餐台梳化也共舞

挤迫的街 步履就像是选择 那个跌倒不见怪
不知好歹 在刺激里找天阶 但望落却是悬崖


失败 就算仿佛遭世俗淘汰 回来吗

能回家 最好 躺于我的被铺
一一细数这回忆的沿途 甜和甘苦的都好
能回家 最好 躺于我的领土
再大烦恼 溶入花洒的泡泡 情谊亦也可修补
仍旧可紧拥抱你 从头共你 尽情倾诉

能回家 最好 躺于我的被铺
一一细数从回忆的沿途 甜和甘苦的都好
能回家 最好 这宝贵的领土
再闷烦都好 溶入花洒的泡泡 壁纸天花 也共舞

换下破鞋 让我慢慢踏出新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