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黃偉文   Composer: 陳奐仁@The Invisible Men

离别你的那天起 肠胃有种腐坏味
连视觉都极依稀 想举手也举不起

谁是我的口香糖 谁是我的特效药
如若脑袋记不起 神经总不会想不起

喉咙痛得要死 全没有心机
卡拉今晚不OK
还头痛得要死 如就要down机
救药却在洛杉矶 迟来几班客机

连药费都付不起 怀念已经利叠利
难道要倒地不起 情感先给我冲冲喜

喉咙痛得要死 全没有心机
卡拉今晚不OK
还头痛得要死 如就要down机
救药却在洛杉矶 迟来几班客机

过得到今晚 其后尚有两万晚
炼过仙丹 亦怕孤单
还害怕再吃再痛都不会减

喉咙痛得要死 完全没有心机
卡拉今晚不OK
还头痛得要死 犹如就要down机
救药却在洛杉矶

喉咙痛得要死 肠胃也翻起
好比吞了洗衣机
还头痛得要死 眉目也缩起
要是这是为你起 如何和医生说起
如何和医生说起 和陈医生说起

阿士匹灵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黃偉文   Composer: 陳奐仁@The Invisible Men

离别你的那天起 肠胃有种腐坏味
连视觉都极依稀 想举手也举不起

谁是我的口香糖 谁是我的特效药
如若脑袋记不起 神经总不会想不起

喉咙痛得要死 全没有心机
卡拉今晚不OK
还头痛得要死 如就要down机
救药却在洛杉矶 迟来几班客机

连药费都付不起 怀念已经利叠利
难道要倒地不起 情感先给我冲冲喜

喉咙痛得要死 全没有心机
卡拉今晚不OK
还头痛得要死 如就要down机
救药却在洛杉矶 迟来几班客机

过得到今晚 其后尚有两万晚
炼过仙丹 亦怕孤单
还害怕再吃再痛都不会减

喉咙痛得要死 完全没有心机
卡拉今晚不OK
还头痛得要死 犹如就要down机
救药却在洛杉矶

喉咙痛得要死 肠胃也翻起
好比吞了洗衣机
还头痛得要死 眉目也缩起
要是这是为你起 如何和医生说起
如何和医生说起 和陈医生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