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陳樞育、李明倉、陳奕辰、簡立勝   Composer: 陳樞育、李明倉、陳奕辰、簡立勝


(阿仓)
阮放荡不羁欸形影
流传每一条街巷
惦大汉后 想起细汉时
多少共鸣欸记忆
心内那位幼稚欸灵魂
甘依然漂泊臭屁
所有珍贵欸宝藏
随阮年纪向前行

(立胜)
真的 咱走过的风沙是
真的 对自己从来没感觉
失礼 死了后 回头看
尸体 想法是同款犹原未改变
面对咱欸理想心态 是痴狂
时常冲动 啥拢没 只有直直撞
没成功过 甘会后悔人生安奈过
一句话 未 整个灵魂灌惦在里面
抱著 良心 自己问
这样甘算浪费青春 自己问
用生命 在拚最后一口气
开的花蕊 这样才会水 回忆
起来过程是辛酸
但迷人欸是对它迷恋欸热情 胜过结霜
站惦这 我照常 站惦这
十年过啊 歌 我照原在写

(阿仓)
阮放荡不羁欸形影
流传每一条街巷
惦大汉后 想起细汉时
多少共鸣欸记忆
心内那位幼稚欸灵魂
甘依然漂泊臭屁
所有珍贵欸宝藏
随阮年纪向前行

(枢育)
我尚珍贵欸记忆惦细汉时
我想起我记忆尚臭屁欸过去
不是你有法度体会
你若想要知影走我现在马上带你飞
变成石头上后躺
暂时别管是这还是那
人生本来就有起飞跟落衰
现在算咱衰 但我一定要打破那面阻碍我欸壁 百面妥当没问题
少年狂 是谁在讲 我尚紧绷 没人会冻比我狠 比我冲绷
谁轻狂 谁比我勇 头壳空空 没人会冻比我晕 飞惦空中

(阿仓)
阮放荡不羁欸形影
流传每一条街巷
惦大汉后 想起细汉时
多少共鸣欸记忆
心内那位幼稚欸灵魂
甘依然漂泊臭屁
所有珍贵欸宝藏
随阮年纪向前行

(屁辰)
大汉之后才知 少年青狂放荡欸我
归身躯都是胆 输赢插小你是谁
转头看著是我欸影 漂泊欸日子没暝没日
若受伤没人同情 生长欸过程你我都同款
想到细汉时欸影 看到人来我就跑
踩叉 细汉时欸脚步
厝内剩我 爸妈我要成功
有困难不搁耽误 因为有我骄傲
新欸开始新欸我 不放弃选择欸路
只有向前走 成功不错过 肯打拼
为著厝内欸人 性命在博 事业在大
听 这是命运吉他声

(阿仓)
恩怨 喔~
却结束惦岁月欸末端
遗憾 喔~
随风飘流恁甘欸不甘

(阿仓)
阮放荡不羁欸形影
流传每一条街巷
惦大汉后 想起细汉时
多少共鸣欸记忆
心内那位幼稚欸灵魂
甘依然漂泊臭屁
所有珍贵欸宝藏
随阮年纪向前行

放荡不羁 (Unrestrained)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陳樞育、李明倉、陳奕辰、簡立勝   Composer: 陳樞育、李明倉、陳奕辰、簡立勝


(阿仓)
阮放荡不羁欸形影
流传每一条街巷
惦大汉后 想起细汉时
多少共鸣欸记忆
心内那位幼稚欸灵魂
甘依然漂泊臭屁
所有珍贵欸宝藏
随阮年纪向前行

(立胜)
真的 咱走过的风沙是
真的 对自己从来没感觉
失礼 死了后 回头看
尸体 想法是同款犹原未改变
面对咱欸理想心态 是痴狂
时常冲动 啥拢没 只有直直撞
没成功过 甘会后悔人生安奈过
一句话 未 整个灵魂灌惦在里面
抱著 良心 自己问
这样甘算浪费青春 自己问
用生命 在拚最后一口气
开的花蕊 这样才会水 回忆
起来过程是辛酸
但迷人欸是对它迷恋欸热情 胜过结霜
站惦这 我照常 站惦这
十年过啊 歌 我照原在写

(阿仓)
阮放荡不羁欸形影
流传每一条街巷
惦大汉后 想起细汉时
多少共鸣欸记忆
心内那位幼稚欸灵魂
甘依然漂泊臭屁
所有珍贵欸宝藏
随阮年纪向前行

(枢育)
我尚珍贵欸记忆惦细汉时
我想起我记忆尚臭屁欸过去
不是你有法度体会
你若想要知影走我现在马上带你飞
变成石头上后躺
暂时别管是这还是那
人生本来就有起飞跟落衰
现在算咱衰 但我一定要打破那面阻碍我欸壁 百面妥当没问题
少年狂 是谁在讲 我尚紧绷 没人会冻比我狠 比我冲绷
谁轻狂 谁比我勇 头壳空空 没人会冻比我晕 飞惦空中

(阿仓)
阮放荡不羁欸形影
流传每一条街巷
惦大汉后 想起细汉时
多少共鸣欸记忆
心内那位幼稚欸灵魂
甘依然漂泊臭屁
所有珍贵欸宝藏
随阮年纪向前行

(屁辰)
大汉之后才知 少年青狂放荡欸我
归身躯都是胆 输赢插小你是谁
转头看著是我欸影 漂泊欸日子没暝没日
若受伤没人同情 生长欸过程你我都同款
想到细汉时欸影 看到人来我就跑
踩叉 细汉时欸脚步
厝内剩我 爸妈我要成功
有困难不搁耽误 因为有我骄傲
新欸开始新欸我 不放弃选择欸路
只有向前走 成功不错过 肯打拼
为著厝内欸人 性命在博 事业在大
听 这是命运吉他声

(阿仓)
恩怨 喔~
却结束惦岁月欸末端
遗憾 喔~
随风飘流恁甘欸不甘

(阿仓)
阮放荡不羁欸形影
流传每一条街巷
惦大汉后 想起细汉时
多少共鸣欸记忆
心内那位幼稚欸灵魂
甘依然漂泊臭屁
所有珍贵欸宝藏
随阮年纪向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