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杜振熙   Composer: 杜振熙

2010… 这场雨从来没停过
如果能找个地方等雨停
如果能忘记 甚至为此去旅行
不管走到哪 都觉得难撇清
总是睁著无法看透的冷眼睛
无论在何时 痛没法消散
尽管 身体是静止 心里却交战
镜子颠倒自己 自己颠倒了早晚
镜中的人感叹时间好短
戴上耳机 让自己听不见
听不见围绕身边一切的情节
唯一的噪音却从心浮现
想要如愿地删除 变贪无厌
不断重播的画面 每晚更清楚点
要分辨梦和现实 每晚更辛苦点
那是熟悉身影 臂弯 声音 不变
那是谁 我不想看清楚脸

心里的雨 从来没停过
眼里的雨 从来没停过
回忆里的雨 从来没停过
人对上天 从来没赢过

心里的雨 从来没停过
眼里的雨 从来没停过
没能明白的道理从来没提过
究竟何种解脱 才能再没疑惑

一个人无助地走 害怕抓不住的手
发怒时崩溃地吼 身体止不住地抖
已过去的事情 却被过去下了咒了
过不去的心情 又怎么看得透呢
软弱无力 有种莫名的孤独
有时不算痛 也称不上舒服
那药 那效 那叫最后的孤注
那循环 仿佛一生找不到出路
瘫在床上 用各种姿势度日
黑色的意识 用各种方式复制
用各种方式腐蚀 凶恶的方式处置我
无视我脑海里奔波 想挣脱苦日子
最恨你说 不去想就会忘记
太无常 甚至怀疑起上帝
强迫让自己痲痹 是自己放弃
有天平静地想起 才是已忘记

心里的雨 从来没停过
眼里的雨 从来没停过
回忆里的雨 从来没停过
人对上天 从来没赢过

心里的雨 从来没停过
眼里的雨 从来没停过
没能明白的道理从来没提过
究竟何种解脱 才能再没疑惑

戴上耳机 让自己听不见
听不见围绕身边一切的情节
唯一的噪音却从心浮现
想要如愿地删除 变贪无厌
不断重播的画面 每晚更清楚点
要分辨梦和现实 每晚更辛苦点
那是熟悉身影 臂弯 声音 不变
那是谁 我不想看清楚脸

心里的雨 从来没停过
眼里的雨 从来没停过
回忆里的雨 从来没停过
人对上天 从来没赢过

心里的雨 从来没停过
眼里的雨 从来没停过
没能明白的道理从来没提过
究竟何种解脱 才能再没疑惑

心里的雨 从来没停过
眼里的雨 从来没停过
回忆里的雨 从来没停过
人对上天 从来没赢过

心里的雨 从来没停过
眼里的雨 从来没停过
没能明白的道理从来没提过
究竟何种解脱 才能再没疑惑

雨没停过 (Enless Rain)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杜振熙   Composer: 杜振熙

2010… 这场雨从来没停过
如果能找个地方等雨停
如果能忘记 甚至为此去旅行
不管走到哪 都觉得难撇清
总是睁著无法看透的冷眼睛
无论在何时 痛没法消散
尽管 身体是静止 心里却交战
镜子颠倒自己 自己颠倒了早晚
镜中的人感叹时间好短
戴上耳机 让自己听不见
听不见围绕身边一切的情节
唯一的噪音却从心浮现
想要如愿地删除 变贪无厌
不断重播的画面 每晚更清楚点
要分辨梦和现实 每晚更辛苦点
那是熟悉身影 臂弯 声音 不变
那是谁 我不想看清楚脸

心里的雨 从来没停过
眼里的雨 从来没停过
回忆里的雨 从来没停过
人对上天 从来没赢过

心里的雨 从来没停过
眼里的雨 从来没停过
没能明白的道理从来没提过
究竟何种解脱 才能再没疑惑

一个人无助地走 害怕抓不住的手
发怒时崩溃地吼 身体止不住地抖
已过去的事情 却被过去下了咒了
过不去的心情 又怎么看得透呢
软弱无力 有种莫名的孤独
有时不算痛 也称不上舒服
那药 那效 那叫最后的孤注
那循环 仿佛一生找不到出路
瘫在床上 用各种姿势度日
黑色的意识 用各种方式复制
用各种方式腐蚀 凶恶的方式处置我
无视我脑海里奔波 想挣脱苦日子
最恨你说 不去想就会忘记
太无常 甚至怀疑起上帝
强迫让自己痲痹 是自己放弃
有天平静地想起 才是已忘记

心里的雨 从来没停过
眼里的雨 从来没停过
回忆里的雨 从来没停过
人对上天 从来没赢过

心里的雨 从来没停过
眼里的雨 从来没停过
没能明白的道理从来没提过
究竟何种解脱 才能再没疑惑

戴上耳机 让自己听不见
听不见围绕身边一切的情节
唯一的噪音却从心浮现
想要如愿地删除 变贪无厌
不断重播的画面 每晚更清楚点
要分辨梦和现实 每晚更辛苦点
那是熟悉身影 臂弯 声音 不变
那是谁 我不想看清楚脸

心里的雨 从来没停过
眼里的雨 从来没停过
回忆里的雨 从来没停过
人对上天 从来没赢过

心里的雨 从来没停过
眼里的雨 从来没停过
没能明白的道理从来没提过
究竟何种解脱 才能再没疑惑

心里的雨 从来没停过
眼里的雨 从来没停过
回忆里的雨 从来没停过
人对上天 从来没赢过

心里的雨 从来没停过
眼里的雨 从来没停过
没能明白的道理从来没提过
究竟何种解脱 才能再没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