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黃偉文   Composer: 阿bert


承著这份宁静有话对你讲
还是趁著难眠夜去冲过浪
还是对著头上朦胧月光写一首诗叫你明天看

其实我梦游在你万呎套房
还是我在沈沈睡到出了汗
还是我在床上离奇睡醒醒转一刻你正在观看

或者我 正在 云飘荡

前面是你吗 不可能吧
明明还很清楚坐在我家

但目下光影是狂想吗
模糊轮廓后是特别美好吗

撑著 晕著 但信是我吧
怎么医好无眠者半夜时的感性
长夜有点灰

斟一杯水拿来睡前服那颗宝贝
不高兴 再续杯
朦朦松松惺刹那特别想潜入你心跟你说
有件憾事让我终身有悔
未敢约的约会
仍在半梦与半醒之时被化灰

其实睡了吗 不可能吧
明明还很清醒算著创疤
但现在思想 没逻辑吗
遗忘常理后是特别勇敢吗
虚弱 无力 但没乱说话

怎么医好无眠者半夜时的感性
长夜有点灰
斟一杯水拿来睡前服那颗宝贝
明日到 醒起再后悔

想跟你说为什么人在痛心 失去你
却未尽力 大概担心我未配
未敢约的约会
仍在半梦与半醒之时未化灰 未化灰

让幻象暂时陪我 关起灯 开开舞会
堕入命运全身躯一片灰
我只可这样 享受你 然后彻底崩溃
共你 甜蜜过先崩溃 都算不悔
明白你只在弥留的一刹
愿意待我好 却不会 再梦回

睡前服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黃偉文   Composer: 阿bert


承著这份宁静有话对你讲
还是趁著难眠夜去冲过浪
还是对著头上朦胧月光写一首诗叫你明天看

其实我梦游在你万呎套房
还是我在沈沈睡到出了汗
还是我在床上离奇睡醒醒转一刻你正在观看

或者我 正在 云飘荡

前面是你吗 不可能吧
明明还很清楚坐在我家

但目下光影是狂想吗
模糊轮廓后是特别美好吗

撑著 晕著 但信是我吧
怎么医好无眠者半夜时的感性
长夜有点灰

斟一杯水拿来睡前服那颗宝贝
不高兴 再续杯
朦朦松松惺刹那特别想潜入你心跟你说
有件憾事让我终身有悔
未敢约的约会
仍在半梦与半醒之时被化灰

其实睡了吗 不可能吧
明明还很清醒算著创疤
但现在思想 没逻辑吗
遗忘常理后是特别勇敢吗
虚弱 无力 但没乱说话

怎么医好无眠者半夜时的感性
长夜有点灰
斟一杯水拿来睡前服那颗宝贝
明日到 醒起再后悔

想跟你说为什么人在痛心 失去你
却未尽力 大概担心我未配
未敢约的约会
仍在半梦与半醒之时未化灰 未化灰

让幻象暂时陪我 关起灯 开开舞会
堕入命运全身躯一片灰
我只可这样 享受你 然后彻底崩溃
共你 甜蜜过先崩溃 都算不悔
明白你只在弥留的一刹
愿意待我好 却不会 再梦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