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陳式    Composer: Achoo Cha Cha


我并没有重伤风 也不是白雪公主老友记
为什么一天到晚打喷嚏 这事情太稀奇
难道有谁惦记我 在那里连名带姓把我提
所以我一天到晚打喷嚏 打一个不停息

上个星期 有一位小李小李 跪下了他的双膝
他一定要我同意 允许他成连理
还有一位 就是那小季小季 也对我提出威胁
非要我爱情专一 要和他在一起

一定就是他们俩 在那里连名带姓把我提
所以我一天到晚打喷嚏 打一个不停息

-----------------------------------

上个星期 有一位小李小李 跪下了他的双膝
他一定要我同意 允许他成连理
还有一位 就是那小季小季 也对我提出威胁
非要我爱情专一 要和他在一起

一定就是他们俩 在那里连名带姓把我提
所以我一天到晚打喷嚏 打一个不停息

打喷嚏 - Album Version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陳式    Composer: Achoo Cha Cha


我并没有重伤风 也不是白雪公主老友记
为什么一天到晚打喷嚏 这事情太稀奇
难道有谁惦记我 在那里连名带姓把我提
所以我一天到晚打喷嚏 打一个不停息

上个星期 有一位小李小李 跪下了他的双膝
他一定要我同意 允许他成连理
还有一位 就是那小季小季 也对我提出威胁
非要我爱情专一 要和他在一起

一定就是他们俩 在那里连名带姓把我提
所以我一天到晚打喷嚏 打一个不停息

-----------------------------------

上个星期 有一位小李小李 跪下了他的双膝
他一定要我同意 允许他成连理
还有一位 就是那小季小季 也对我提出威胁
非要我爱情专一 要和他在一起

一定就是他们俩 在那里连名带姓把我提
所以我一天到晚打喷嚏 打一个不停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