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Composer:

作词:嘟嘟、 陈信延
作曲:嘟嘟
编曲:嘟嘟

止痛药 胃里塞
拿雷片 眼里塞
拿烂歌 耳里塞
让灵魂不停负载 负载
醉生梦死负债

拳头往 嘴里塞
垃圾往 车里塞
迷雾往 城里塞
心魔往 心里塞
让灵魂不停负载 负载
出生入死负债
我忘了抛开

有多想伫在同一片荒凉地带
又多想主宰自己却满是悲哀 满身的悲哀
到哪里都很塞 还能往哪里塞 我塞故我在
血流头破 但又流回我的脑袋
痛恨我的脑袋
就把我淘汰

拳头往 嘴里塞
垃圾往 车里塞
迷雾往 城里塞
不能塞 都得塞
身体不听使唤 使唤
哭著细数失败
又忘了抛开
有多想伫在同一片荒凉地带
又多想主宰自己却满是悲哀 还真够悲哀
到哪里都很塞 我还能往哪里塞 我塞故我在
血流头破 但又流回我的脑袋
痛恨我的脑袋
就把我淘汰

多想伫在同一遍荒凉地带
多想主宰自己却满是悲哀 还真够悲哀
不停的放烂
没想到头来最后都往坟墓塞 死命的塞
到地下都很塞 还能往哪里塞 请把我淘汰
血流头破 但又流回我的脑袋
我的脑袋 真有够的不像脑袋
就把我淘汰

塞 Tuck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Composer:

作词:嘟嘟、 陈信延
作曲:嘟嘟
编曲:嘟嘟

止痛药 胃里塞
拿雷片 眼里塞
拿烂歌 耳里塞
让灵魂不停负载 负载
醉生梦死负债

拳头往 嘴里塞
垃圾往 车里塞
迷雾往 城里塞
心魔往 心里塞
让灵魂不停负载 负载
出生入死负债
我忘了抛开

有多想伫在同一片荒凉地带
又多想主宰自己却满是悲哀 满身的悲哀
到哪里都很塞 还能往哪里塞 我塞故我在
血流头破 但又流回我的脑袋
痛恨我的脑袋
就把我淘汰

拳头往 嘴里塞
垃圾往 车里塞
迷雾往 城里塞
不能塞 都得塞
身体不听使唤 使唤
哭著细数失败
又忘了抛开
有多想伫在同一片荒凉地带
又多想主宰自己却满是悲哀 还真够悲哀
到哪里都很塞 我还能往哪里塞 我塞故我在
血流头破 但又流回我的脑袋
痛恨我的脑袋
就把我淘汰

多想伫在同一遍荒凉地带
多想主宰自己却满是悲哀 还真够悲哀
不停的放烂
没想到头来最后都往坟墓塞 死命的塞
到地下都很塞 还能往哪里塞 请把我淘汰
血流头破 但又流回我的脑袋
我的脑袋 真有够的不像脑袋
就把我淘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