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icist: 陳忠義   Composer: 陳忠義


OS : 这是妳离开的第三个星期六
面包我吃了两口 啤酒还剩半手
香烟我还是一包接一包地抽
妳搬走了以后
我还会常常在妳住的公寓底下
等妳下楼

现在是凌晨三点钟 喝了点酒头有点痛
寂寞的烟点燃空虚的夜 暂时把心放空

妳晾的床单忘了收 没烫的衬衫有点皱
明天开始我将如何面对 没有妳的以后

那些美好的画面反复在播送
但心破碎了之后 要怎么去拼凑

Baby, Baby, Love can be so beautiful
只怪那一刻 话说得太重
所有的情节都失控

Baby, Baby, Love should be so beautiful
妳给的太多 现在我才懂
只有烟和酒陪伴的 凌晨三点钟

(RAP)现在是凌晨三点钟
喝了点酒头有点痛
你晾的床单忘了收
没烫的衬衫有点皱
明天开始我将如何面对
没有妳的以后

那些美好的画面反复在播送
但心破碎了之后 要怎么去拼凑

Baby, Baby, Love can be so beautiful
只怪那一刻 话说得太重
所有的情节都失控

Baby, Baby, Love should be so beautiful
妳给的太多 现在我才懂
只有烟和酒陪伴的 凌晨三点钟

凌乱的房间里头还留著妳的香味
怎么也戒不掉妳独特的笑容
如果时钟倒著走 我不会再让妳走
有些事情要绝望到底才能看得透

Baby, Baby, Love can be so beautiful
只怪那一刻 话说得太重
所有的情节都失控

Baby, Baby, Love should be so beautiful
妳给的太多 现在我才懂
只有烟和酒陪伴的 凌晨三点钟

OS : 这是妳离开的第三个星期六
面包我吃了两口 啤酒还剩半手
香烟我还是一包接一包地抽
妳搬走了以后
我还会常常在妳住的公寓底下
等妳下楼

凌晨三点钟

Preview Open KKBOX

Lyricist: 陳忠義   Composer: 陳忠義


OS : 这是妳离开的第三个星期六
面包我吃了两口 啤酒还剩半手
香烟我还是一包接一包地抽
妳搬走了以后
我还会常常在妳住的公寓底下
等妳下楼

现在是凌晨三点钟 喝了点酒头有点痛
寂寞的烟点燃空虚的夜 暂时把心放空

妳晾的床单忘了收 没烫的衬衫有点皱
明天开始我将如何面对 没有妳的以后

那些美好的画面反复在播送
但心破碎了之后 要怎么去拼凑

Baby, Baby, Love can be so beautiful
只怪那一刻 话说得太重
所有的情节都失控

Baby, Baby, Love should be so beautiful
妳给的太多 现在我才懂
只有烟和酒陪伴的 凌晨三点钟

(RAP)现在是凌晨三点钟
喝了点酒头有点痛
你晾的床单忘了收
没烫的衬衫有点皱
明天开始我将如何面对
没有妳的以后

那些美好的画面反复在播送
但心破碎了之后 要怎么去拼凑

Baby, Baby, Love can be so beautiful
只怪那一刻 话说得太重
所有的情节都失控

Baby, Baby, Love should be so beautiful
妳给的太多 现在我才懂
只有烟和酒陪伴的 凌晨三点钟

凌乱的房间里头还留著妳的香味
怎么也戒不掉妳独特的笑容
如果时钟倒著走 我不会再让妳走
有些事情要绝望到底才能看得透

Baby, Baby, Love can be so beautiful
只怪那一刻 话说得太重
所有的情节都失控

Baby, Baby, Love should be so beautiful
妳给的太多 现在我才懂
只有烟和酒陪伴的 凌晨三点钟

OS : 这是妳离开的第三个星期六
面包我吃了两口 啤酒还剩半手
香烟我还是一包接一包地抽
妳搬走了以后
我还会常常在妳住的公寓底下
等妳下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