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星翰-那些華流電音金曲背後共同的名字

  • 華語
  • 電子
Rainbowchild

蔡依林、羅志祥、謝金燕、張惠妹。他們都是以唱跳舞曲稱霸華語歌壇的頂尖歌手。而近年來他們的當紅歌曲,如《我呸》、《舞極限》、《姐姐》、《Booty Call》等作品,背後都有一個相同的名字~陳星翰。



英文名為Starr Chen的陳星翰最初以饒舌歌手的身分出道。也許是因為這樣,他有著一般電音舞曲創作者少有的敢言作風。譬如他穿著「宇宙至尊」披風走進金曲獎頒獎典禮,又譬如他對《戀我癖》風波時親上火線的回應。

他說這樣的自己是中二的,他說我是中二我驕傲。然而不管他的個人特質再強烈,終究很難在為人作嫁時滲入對方。直到2016年底他推出首張專輯,才有機會將自己的創作理念完整實現。

面對困難親力親為


「這張專輯的所有事我都得親力親為。」談到做自己的專輯和接別人的案子有何不同,他思考了很久,做出這個結論。

陳星翰花了一點時間,說明他如何和藝人們合作。在接案子時,他和藝人難免有不同想法,雙方就必須不斷對話。「藝人有藝人的想法,但你必須讓他們的想法變得可執行。」他解釋道。


那麼,做自己的專輯的時候,要考慮的只有自己的想法。這樣就不會有任何問題了嗎?

「自己的專輯雖然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但我的想法經常太誇張。」陳星翰表示在製作專輯的過程中,想法一直在變化,所以會一直想做不同的東西。「譬如這張專輯的製作期是半年,現在音樂變化得那麼快,你吸收到的東西不一樣,你想做的東西就會變。」

但即使如此,陳星翰表示他還是會用市場狀況當框架。於是創造專輯的過程,就如同他與市場的對話。

充滿巧思的專輯設計


許多製作人談到他們的第一張專輯時,常會指出由於當時還在摸索自己,所以他們會把自己所有認為好的東西都放進去。這個說法也應驗在【Welcome To The Next Level】上,陳星翰可說是滴水不漏的將自己的想法放進專輯的每個角落。

對於80年代以後成長的人來說,電玩與ACG文化可說是最重要的回憶。陳星翰身為重度電玩迷,便將自己的回憶放進專輯裡。「這張專輯的名稱來自SEGA CD的廣告。當年卡帶變光碟的時候,他們推出的廣告就叫「Welcome to the next level」。」取樣是電音的重要文化,也是這張專輯的重要概念,陳星翰從專輯名稱開始實踐取樣。


【Welcome To The Next Level】的封面看起來是個莫名的色塊,但如果將所有發行發行專輯(一千張)以正確順序組合,將會呈現一個少女的眼睛。原來這是因為陳星翰將所有專輯封面拼起來,而後親手噴製這張大圖,才讓它們上市,這使得每一張專輯都是獨特的存在。

打開封面以後,映入眼簾的少女對聽眾露出曖昧笑容。這張圖取樣自歌曲《Welcome To The Next Level》的MV角色,「重甲機神Baryon」的苗天音。但在這個特殊角度下,設定中天真清新的他竟然看來引人遐想。「我就是要聽眾拿打開時覺得自己拿到一片H Game」。他頑皮的笑了笑。

來自兒時電玩的回憶


在【Welcome To The Next Level】專輯中,取樣與電玩元素整合還不止於此。根據陳星翰表示,在專輯中每首歌都取樣了一段知名電玩的音效。也就是說聽眾在聽這張專輯的同時,也一同回味了時代經典。但陳星翰拒絕透露他取樣哪些遊戲。「這是秘密,不跟你說。」他又露出了頑皮的笑容。看來這些哏只能靠資深阿宅破解。

除此以外,對於時下流行DOTA類遊戲的玩家而言,應該會驚喜的發現Teminite出現在合作名單上。也許在電音圈中Teminite還不是百大等級的響亮名字,但他的創作常被DOTA玩家在遊戲中播放,因此早已在遊戲圈聲名遠播。根據陳星翰的說法,Teminite的年紀很輕,工具也很陽春,但創作就是很酷。


「我的英文不是很好,所以我們溝通都靠Google翻譯。至於合作方式,就是分軌在網路上丟來丟去。」儘管有著語言障礙,但由於欣賞Teminite的才華,陳星翰還是主動提出希望能合作。幸好音樂是不需要語言的。他們即使不開口,光靠音樂也能溝通,大家才能聽到精采的單曲《Welcome To The Next Level》。

期待看到更多國內製作人專輯


在專輯單曲《戀我癖》的公布時,許多人在網上猜測蔡依林是不是又要發新專輯,顯然台灣樂迷多半不了解「Feat.」一詞的主客關係。以《戀我癖》為例,「Starr Chen Feat.蔡依林」代表的是Starr Chen發行了一首歌,找來蔡依林客串演唱。這代表了對於製作人主導的創作,台灣樂迷還十分陌生。

「我覺得亞洲大中華這塊很少有製作人專輯。也許有人做,但是沒有人知道,要把這東西普及化還要一點時間。」在訪問的最後,我們談到台灣電音產業狀況,陳星翰認為提昇Producer在樂迷心中的地位是首要之務。



事實上從DJ MAG百大DJ的結構就能看出,DJ的創作能力越來越受重視。若期待台灣的電音市場能蓬勃發展,這是塊無法缺少的重要拼圖。「舞會活動一直在辦,為什麼還是只能找國外DJ來?」陳星翰感慨的說。「為什麼台灣沒有製作人DJ寫首Hit出來?就算有做的,也沒有突顯自己的特色,很容易被類似作品埋掉。」

「其實台灣現在很多年輕人都在做電音舞曲。我相信等到相關作品越來越多,大家聽習慣了,就能夠接受。」對於台灣的電音市場,陳星翰是樂觀的。對於有志於此的同好,他也給出建議。「想要進來的人,都應該自己找洞鑽。我也是自己找洞鑽。你必須想辦法推銷自己,自己想東西來替自己定位。」

特別感謝| X Entertainment
攝影|宿昱星

Rainbowchild

Techno DJ,但其實什麼都聽一點。因為先前職業所需,對於數位、科技、電玩與卡漫等什麼都懂一點。只要有興趣的事情,全部都想看一點寫一點,標準的資訊成癮焦慮患者。

相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