嘶!Bamboo Holla

Lyricist: 杜振熙    Composer: 杜振熙

「嘶!」is called Bamboo Holla
For my brother from different mother
「这什么道理?这舒服!也是可以!」
Yeah! This is how we talk!

这首歌献给小绍,黏,Bamboo Gang,陈志,黄播and叮当,每一个曾经,使用相同语法或学我们说话并乐在其中的人。
这样的用法由我们研发,不是语言学家但发展新的可能。由我本人介绍这故事,就要回到高中那学校的生活,现在跟我来
School Life是一切起源,认识那时甚至还没千禧年。加入社团的意愿想来值得纪念,瞬间像坐在播放回忆的戏院。
一群人跳舞,一起听著音乐,像严正国左孝虎的特技跟著音乐;也像流行教主创造用语词汇,想要打招呼的时候,just say

*「嘶!」is called Bamboo Holla
For my brother from different mother
「这什么道理?这舒服!也是可以!」
Yeah! This is how we talk!
「嘶!」is called Bamboo Holla
For my brother from different mother
「这什么道理?这舒服!也是可以!」
Yeah! This is how we talk!

当我们同意就说:「can。」或「也是可以。」如果不同意就说:「这没道理。」对方不同意,我回他「否定这样。」
没那么容易,还有其他就像-要形容很屌:「这个好。」「这个舒服。」如果是很鸟或没搞头:「结束了。」
要知道你在干嘛:「勒宠那?」没事做你就回答:「摩聊ㄉ。」…「来造。」「掰ㄉ。」就是再见
融合新的音律也让古早风味再现;「种几垒」是想要大便,「开杠几垒」就是要找你聊天。再举个例,
想追的女生叫做:「妙计」,用法规则很多但不需要记,因为我们总会聚在一起,在一起也不会忘记,见面第一句:
*「嘶!」is called Bamboo Holla
For my brother from different mother
「这什么道理?这舒服!也是可以!」
Yeah! This is how we talk!
「嘶!」is called Bamboo Holla
For my brother from different mother
「这什么道理?这舒服!也是可以!」
Yeah! This is how we talk!

时间过去,在多年后的现在,科技的发展从来没有懈怠。这世界沟通的方式不断更新,越来越好,但真心越来越少。
虽然我们显得越来越老,但越早向青春借贷快乐更能轻松作保,现在坐好,这纪录片录记了回忆,没有字幕,因为,友情不用翻译……友情不用翻译……
这首歌是蛋堡献给高中竹帮同学的精心力作